《朕!大秦天子,君临天下》正文 第232章 无望之举
    第232章 无望之举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身穿甲士的人从外面匆忙跑了进来,沉重脚步声,伴随着盔甲铿锵之声

    本来大殿因为秦元的道理已经安静了,静得连针掉在地上都清晰可闻

    可以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秦元身上,谁曾想这时会突然跑过来一个人

    有人皱着眉头看过去,当看清那人时,瞳孔微微一缩,下意识吐出一口粗气,周围人也被影响了,皆是顺着这人的目光看了过去,继而与之前那人一般的反应

    此时,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:完了,要出大事了

    那身穿甲胄之人,乃是个中年男子,额头上满是大汗,竟然在见着秦元后,没有行礼,直接看向了杨顺,面色慌乱,就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攀附在他身上

    杨顺皱着眉头,刚准备训斥无礼时,那人却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满脸慌乱的说道:“不好了诸位大人,刘大人自杀了”

    “笑话,刘大人在这里不好好的吗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杨顺以为说的刘大人是刘旻,下意识的反驳,结果话说到一半,猛地察觉过来

    那人口中所说的刘大人是刘田

    面色当即一变

    而后便是听见一声高呼,“我的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刘旻便昏倒了,在其身侧的秦元眼疾手快扶住了刘旻,这才没有造成二次伤害

    秦元面色阴沉

    秦柱皱着眉头问道:“怎么回事?不是说了让你们盯好的吗?怎么还让人自杀了,吴桥,你和你的人都是吃屎的吗?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”

    那被秦柱唤为吴桥的男子苦笑一声,便是缓缓说道:“大人,我们全天十二个时辰盯着,只是他借口出恭,甩开了我们的人,等我们的人发现时,已经过了两刻钟,吴桥跳河了,现在正在捕捞他的尸体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”

    秦柱面色淡漠的说道

    吴桥不敢马虎,旋即便是在前面带路

    秦元令人将刘旻送入医馆,而后他也跟着去了

    事情越闹越大

    到了现场,有不少赤裸上身的精壮男子从河里上来,不断又有人下去

    河岸上,一个看样子是个小队长的人正在指挥,“快快快,这块区域还没有人下去,不要耽误了,若是上面追责下来,你们每个人都要和我陪葬”

    吴桥叹了一口气,跑过去,站在那个小队长身边,低语了几句,那小队长抬头,见着秦元,脸上先是闪露出惶恐的神色,似乎是被安抚了一下,跑过来,就准备下跪行礼时,秦元开口了:“目前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小队长名叫吴鹏,算是首领吴桥下的一个统领,与吴桥有了亲属关系,便是坐上了这个位置

    吴桥对其也是极为放心,将这么大的事情交给吴鹏去办,想着等这件事情结案后,论功行赏,到时候也可以用这个事情让其提升官位

    但令吴桥没有想到的事情,在他千叮咛万嘱咐之下,吴鹏竟然犯了这个天大的错误

    说起这个,吴鹏也觉得冤的很,自从接了这个差事之后,他是几天几夜都不敢闭眼,一直盯着,也算是尽心尽力了,谁曾想,不过是一个解手的功夫,竟然是犯出了最大的罪过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便是冷汗淋漓,嗫嚅着,说不出话来

    “你是吴鹏?”秦元开口了

    吴鹏这才抬起头,用一种惊恐的眼神仰视秦元,连续吞咽了几口唾沫,这才似乎寻找到了一些勇气,嗫嚅着开口说道:“小的就是吴鹏”

    秦元点了点头,说道:“人是你看的?”

    吴鹏害怕得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,低着头,欲哭无泪道:“是,他说要去上厕所,那块地方太臭了,再说也不能上个厕所也跟着,不太合适,结果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人就没了,小的们真是没有脸面去见大王和诸位大人了”

    秦元听完后,目光转向吴桥,“现在有多少人知道这里的事情?”

    吴桥内心一凝,想了会,说道:“除了大王和诸位大人之外,也没有其他人知晓了,而且,刘田的官不算大,再加上老实本分,基本上没有什么存在感”

    此时,距离刘田跳河,已经快有大半个时辰了

    直到现在,下水捞人的甲士,一无所获

    如果说一开始还有点希望的话,那么现在,算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,即便是人捞到了,那也只是死人了

    秦元吩咐下去,让众人尽心办事,捞到人的甲士,算是大功一件,升官一级,那就是一个小队长

    这道命令下去后,众人下水愈发殷勤了,有的干脆直接就在水里面了,憋不住的时候,才会回到水面换气

    秦元和秦柱走了,这里没有他们的事情

    还有很棘手的事情要解决

    首先一条,就是谁去请关内侯

    秦柱肯定合适,但是桌案上堆积的案卷太多了,他本身就忙活不过来,而且一去一来,至少都是十天半月,这么一来,那么国尉府这个咸阳最重要的机构之一就要瘫痪了

    到最后,恐怕也只有秦元合适了

    秦元骑上一匹骏马就飞奔而去了

    他心里还压着一件事情,那就是远在郢都的楚莹儿

    但是现在白玉那边没有任何消息传过来,他就是再着急,也像是个睁眼瞎,什么也不知道

    在第三天下去的时候,终于到了关内侯的府邸

    关内侯年龄很大了,耄耋老人,走路时都得依靠拐杖,说话时也都是极慢,说快了都带大喘气的,看这样子到那个地方也不远了

    关内侯德高望重,相比于秦柱的驷车庶长还兼任国尉大人,关内侯只管秦姓宗族的事情,别的事情一概不管

    本来秦柱也是适合处理关于宗族的事情,但是谁都知道,他的心偏向秦元,因此也不怎么适合做个执法者了

    “你说川子那家伙干什么了?”老眼昏花的关内侯第三次大声叫道,让得已经说了八遍,有些口干舌燥的秦元再无奈开口说了一遍

    单是让关内侯明白秦元此行的目的,就花费了一个时辰

    到最后秦元险些暴走

    (本章完)——本站移动端地址: https://m.24novel.org